·新聞熱線:0577-68881655 ·通訊QQ群:214665498 ·投稿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
當前位置: 您當前的位置 : 蒼南新聞網  ->  文藝副刊  ->  讀書  -> 正文讀書

黃傳會:報告文學作家一直在路上(創作談)

發布時間:2019年07月17日 來源:

  接受《大國行動——中國海軍也門撤僑》的創作任務時,我已經解甲歸田兩年了。“甲”是解了,卻無“田”可耕。好在當寫作已經成為生命的一部分時,解不解“甲”已經不重要了。

  也門撤僑行動過去三年了,但由于電影《戰狼2》和《紅海行動》的不斷推波助瀾,它的余波并未消失。

  不滿足于電影的虛構和夸張,人們渴望了解真實的也門撤僑,部隊也希望記錄下這段歷史碎片,而且,我自己也有強烈的愿望,想弄清楚我國第一次動用軍艦武裝撤僑,“到底是怎么一回事”。

  我一直秉承“報告文學是走出來的文學”這一理念。報告文學寫作,作家必須具備獨到、深邃的思想對時代精神進行發現和洞察,具備良好的文學修養,同時,很大程度還取決于采訪是否到位。奧地利作家茨威格說過:“我絲毫不想通過自己的虛構來增加或者沖淡所發生的一切內外真實,因為在那些非常時刻,歷史本身已經表現出十分完全、無須任何幫手,歷史是真正的詩人和戲劇家,任何一個作家都甭想去超越它。”因此,沒有采訪的寫作,不能稱為報告文學。

  參加也門撤僑的一共有三艘艦:導彈護衛艦臨沂艦、導彈護衛艦濰坊艦和大型綜合補給艦微山湖艦。去年年底,當獲悉濰坊艦即將再赴亞丁灣護航時,我立即趕往青島某軍港。

  一位有著四十五年軍齡的老海軍,踏上濰坊艦這艘現代化軍艦的甲板,再當一回水兵。

  我享受的是最高待遇,入住編隊指揮員的艙室:一張一米寬的小床,一張小辦公桌,還有一個迷你型衛生間。

  每天清晨六點,鈴聲響了,廣播里便傳來“起床、起床”的聲音。我一個激靈,立即起床穿衣,隨艦員們到碼頭出操。然后,開始一天的水兵生活。

  那潮濕而又略帶咸腥味兒的海風、那鏗鏘有力的腳步聲、那一張張充滿青春朝氣的臉龐,忽然間,變得特別熟悉起來。

  深入采訪是對寫作對象的全面認知,以期獲得最飽滿的現場感和精彩的故事,挖掘到最鮮活的細節。

  當我將自己也變成一名普通艦員的時候,不需要刻意采訪,官兵們不經意間的言行都可能成為日后創作的靈感和素材。

  那天,在艦上召集了一個水兵座談會,我請他們談談當兵的經歷,談亞丁灣護航,談也門撤僑。

  一位雷達兵說:“前年,從也門執行完撤僑任務后,我們艦又訪問了克羅地亞、土耳其和意大利,還參加了中俄聯演、俄羅斯新羅西斯克市勝利日七十周年閱兵式,特別開眼界、長見識、有收獲。”

  我問其他幾位水兵,出訪過多少個國家,有的說八個,有的說十三個。

  對海部門主炮指揮儀班長夏宇說:“我是二〇〇二年入伍的,二〇〇五年上了哈爾濱艦,后來又去了沈陽艦、滄州艦,二〇一二年調到濰坊艦。這些年我隨艦出訪了澳大利亞、新西蘭、韓國、俄羅斯……還有巴基斯坦、印度等。我訪問的國家不算最多的,我們有幾位士官長,訪問過二十幾個國家,我們稱他們是艦上的外交官。”

  我問:“大家出訪最大的感受是什么?”話題一下子展開了:

  “剛開始是新鮮,像是劉姥姥進了大觀園,見什么都稀奇,遇到什么景物都要拍照留念。那時候還沒有手機,誰有相機就跟著誰跑。”

  “慢慢的,出訪次數多了,原先的新鮮感消失了,原先的購物欲沒了,大家想的更多的是自己代表著軍隊、國家的形象。下艦時,軍裝熨得筆挺,皮鞋擦得錚亮,走在路上,胸脯挺得高高的……”

  “出訪停靠碼頭時,軍艦都有‘開放日’,歡迎當地民眾上艦參觀。當地的許多華僑都會上艦來。我記得有一次在歐洲一個港口,一位老華僑是坐著輪椅上艦的,我推著他參觀了前甲板的主炮和后甲板的導彈發射裝置,老人看得很仔細,眼里溢滿了激動的淚水。快下艦時,老人流著淚,說:‘我這輩子已經回不了國了,但今天我已經回國了……’”

  軍艦在國外是一方流動的國土,每一位海軍官兵都代表著國家的形象。

  范冠卿政委談起海軍近幾年發生的變化也是感慨萬千。

  一九九九年從大連海軍政治學院畢業,他到支隊報到,被分配到了號稱“駐港部隊”的110艦。此“駐港部隊”非駐香港部隊,而是該艦因機械故障,長期駐泊在軍港碼頭。當時裝備不給力,訓練思路也不對頭,支隊這樣的“駐港部隊”還不少。

  二〇一二年,范冠卿參與組建054A型的第十四艘艦,并擔任首任政委。

  自此,他的深藍夢真正啟航。

  范冠卿說:“從我的經歷可以看到海軍艦艇裝備的更新換代。我國實現了從購買到完全自主研制生產,從小噸位到大噸位,從機械化到信息化、自動化、智能化的升級,從二十年前每年每艘艦航行不到一萬海里,到現在每年每艘艦航行四萬海里左右,挺進大洋、建功深藍正在成為新時代官兵的錚錚誓言。”

  后來,我陸續又采訪了臨沂艦、濰坊艦和微山湖艦的艦長、政委和許多艦員。

  從亞丁灣撤僑回國不久,高克便調任一艘體量更大、武備更先進的某新型號戰艦任艦長。

  高克讓我開開眼界,帶我參觀停泊在碼頭旁的他的新“坐騎”。

  我問他:“駕馭這艘可以說已經跨入世界上最先進行列的戰艦,是一種什么樣的感覺?”

  高克蹦出兩個字:“壓力!”他解釋道,“一支艦艇部隊戰斗力是由三個因素組成的:人、武器裝備、人與武器裝備的結合。先進的武器裝備需要高素質的人才操作,僅有先進的武器裝備,沒有高素質的人才以及高素質的人才與先進的武器裝備的融合,是形不成戰斗力的。現在祖國將一艘最現代化的戰艦交給我們,怎么讓它以最快的時間形成戰斗力?有多少問題需要解決?有多少事情需要去做?這就是壓力。”

  壓力,就是責任!就是使命!

  一支軍隊,根本職責就是利劍在手、枕戈待旦,在國家需要的時候,召之即來、來之能戰、戰之必勝。

  高克這一代艦長是幸運的,正當他們準備大展身手之時,軍隊一場浴火重生、開新圖強的歷史性變革,在全軍上下蓬勃展開。

  海軍是一個戰略性、綜合性、國際性軍種,世界多極化和經濟全球化進程的加快、國家利益向海洋方向拓展,以及海軍由近海防御型轉向近海防御與遠海防衛相結合,對于海軍履行新使命的能力提出了新的更高的要求。

  中國海軍也門撤僑行動,外交官們點贊:“經歷了大大小小十幾次我國在海外公民撤離行動,這次也門撤僑是最驚心動魄的一次,也是最揚眉吐氣的一次!”

  這次行動是對國家理念的生動詮釋,彰顯著黨和政府對人民的關愛。編隊官兵聞令而動,無論是對時機、運力的考量,對規模、手段的準備,還是對方案、預案的應用,以及對現場臨機處置的決斷、把握,都力求果斷、精準,體現了國家、軍隊針對境外突發情況的處置水平和緊急調配、調動資源的強大能力。

  也門撤離中外公民考驗了國家的綜合實力,在我軍向新的國家使命邁進中有著重要意義。這一展現沉著理性和人間溫情的歷史事件,將被記入中國人民解放軍的成長履歷。現代化的、訓練有素的中國海軍有能力在危機時刻保護中國公民,并成為國際人道主義救援的一支堅定力量。

  《大國行動》是一篇“命題作文”,我在深入部隊采訪時,有個突出的感受:這支我原本比較熟悉的部隊,我原本比較熟悉的官兵,短短幾年間,變得陌生了。

  改革強軍的大船,校正了航向,揚起了前進的風帆——這是一次革故鼎新的起航。

  我之所以感到陌生,是因為強軍目標一經提出,全軍上下聚焦備戰打仗,在浴火重生到氣貫長虹的征途上,大跨步地前行。短短幾年,軍隊的面貌、官兵的素質,發生了質的飛躍——這種飛躍讓我耳目一新,振奮無比!

  在相當長的一個時期里,軍隊里一批農民子弟出生的作家,對這支以農民為主體的軍隊,發出了各種調門的淺吟低唱或高亢吶喊,評論界將這類軍事文學稱為“農家軍歌”。面對當下波瀾壯闊的新軍事變革,連美國媒體都說“這是中國六十年來最大的一次軍事改革”。壯士斷腕,換羽新生。這期間將會演繹出多少精彩的活劇,碰撞出多少鮮活的故事,“農民軍歌”迎來了新的機遇和挑戰。

  報告文學永遠與時代同頻共振,報告文學作家永遠在路上……(黃傳會)

Copyright2005 - 2012 Tencent. All Rights Reserved

冠足彩网上怎么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