·新聞熱線:0577-68881655 ·通訊QQ群:214665498 ·投稿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
當前位置: 蒼南新聞網 -> 天下蒼南人  -> 正文天下蒼南人

他倒在了調解崗位上——追記義務調解員董文他

分享到:
發布時間:2014年10月27日 來源:蒼南新聞網
董文他在調解中

  記者 朱笑穎 繆依含

  一條生命消失了,老董在倒下的最后一瞬間,雙眼還緊緊盯著調解協議書。10月20日,老董出殯。得知他離世的消息后,望里派出所的民警、六板橋村的村民都自發前來看他最后一眼,揮淚送別。

  有過這樣的詩句:“有的人死了,他還活著”。直到現在,望里派出所的民警還是不能接受這么一個事實:老董已經永遠離開了大家。工作一忙起來,民警就會習慣性地找他,“這件事找老董”、“這起醫療糾紛老董會比較清楚,得問問他”、“老董今天怎么沒來”……

  老董真名叫董文他,同事喜歡稱呼他老董,這樣顯得親切。老董1962年出生,錢庫鎮六板橋村人,1993年起連任六板橋村村主任15年,2008年退居二線,多次被選為錢庫鎮人大代表、縣人大代表。在十幾年的村工作中,老董累積了豐富的調解經驗,調解“內功”深厚,聲名在外。今年1月,被望里派出所聘任為義務調解員后,他累積處理糾紛案件179起。

  老董永遠離開了

  老董很忙,忙到臨走那天都沒顧上吃中飯。14日中午,因為被調解其他案件耽擱了時間,老董決定不吃中飯了,跟六板橋村村主任董希侵、村里老人協會會長董希懇先去龍港把一起民房火災糾紛案給調解了。這起糾紛案之前他已經調解過好幾次,當事雙方已有和解的意向,那天下午只要再努力一下就能化干戈為玉帛了。

  調解從當天下午2點多一直談到了4點鐘,在他的耐心勸和之下,雙方達成和解意向。可就在雙方要簽訂協議書時,老董覺得人很難受,悶悶的、呼吸不太順暢。“我有點頭暈。”話音剛落,他的腦袋就磕到桌上,暈了過去。“我看著他才發現他臉色白的嚇人,說完話就暈了。我們被嚇了一跳,趕緊把他送到醫院里。”那天在路上,董希懇覺得到蒼南縣第二人民醫院的那段路好漫長,“當時我想車怎么開那么慢,路怎么那么堵,一個勁兒催開快點再快點。其實車開得挺快的,20分鐘就到醫院了。”可那一刻,董希懇充滿了不安和焦慮。

  CT結果顯示,腦溢血。14日下午5點多,喪失意識的老董被送往溫州附一醫搶救,親人、朋友、同事都在默默祈禱他能挺過來。“14號晚上醫生說我爸腦死亡了,我們都沒法接受這一結果,求醫生再盡盡力,我爸怎么能說走就走了,一句話都沒留下呢。”女兒董玉桂沒法接受父親匆匆離去的事實。可惜,醫生的努力沒能留住他匆匆離去的腳步,15日下午1點多,老董疲憊的心臟停止了跳動,將他的生命永遠定格在53歲。

  值得信任的調解員

  “老董工作很拼很敬業,有他在,我們很放心。”老董離世的消息傳回望里派出所,全所上下忍不住眼圈發紅。在同時眼里,老董是他們的定心丸。

  “沒問題,所長,這個案件我來,你放心。”

  “所長,沒關系,身體沒事,我能吃得消。”

  “所長,這個案子我調解好了。”

  ……

  幾天來,所長張起樂的耳旁時不時會響起老董鏗鏘有力的聲音。每次遇上棘手的糾紛案件,他習慣性地想找老董這顆“定心丸”。今年1月份,望里派出所決定從退休村官里聘請兩位調解員,及時化解社會矛盾。很多人向張起樂推薦了老董。

  在張起樂的邀請下,時隔五年后,老董來到派出所干起了調解員的工作。“老董責任心很強,辦事能力強,每次來辦公室找我都是談工作,不談個人問題,把工作交給他,我很放心。”張起樂告訴記者,作為義務調解員,每月只有幾百元補貼,可老董從來不計較得失,工作認真負責。有時候碰到大糾紛,半夜一個電話,他總會毫無怨言地騎著電瓶車出現,心平氣和地通宵調解糾紛,第二天也不申請補休,照常上班。有時碰到一個案件遲遲調解不掉,他就會吃不下飯,睡不著覺,直到糾紛徹底化解才安心。

  “老董每次都笑瞇瞇的,講話又很在理,我愿意聽,也很服氣。”在所有被他調解過的當事人或家屬眼中,老董總是微笑著,耐心聽別人傾述,分析起道理來入心、入腦,讓人心服口服。下堡村村主任劉德巍還記得,9月24日,有村民感冒發燒去掛點滴,掛到一半時突然死了。當晚11點半左右,幾經望里社區調解,雙方依舊爭執不下。凌晨一點左右,民警請來了老董。老董一來,往那一坐,跟雙方一溝通,凌晨三點半糾紛就被化解了。“老董名聲大,講話不偏不倚,看到他就像看到官一樣,我服他。”死者親屬劉先生說。

  老董常跟所里民警說,自己年輕時很想當一名好警察,守護一方安寧。雖然這一生他沒能成為民警,但在最后短短10個月里,他以義務調解員的角色參與調解債務、土地、醫療、打架糾紛等各類案件179起,平均每兩天化解一起糾紛,彌補了自己的遺憾。

  操盡百家心的村主任

  從1993年到2008年,老董在村主任崗位上一干就是15年。走進六板橋村,老董的名字幾乎家喻戶曉,提起這位老“村長”,村民無一不豎起大拇指,都說他是個閑不住的熱心腸。“村里不管哪家有事找他,他總能幫助解決,從不推三阻四。”他的好是一件件芝麻小事在人們心里壘成的一座豐碑。

  不吃百家飯,操盡百家心。調解鄰里糾紛、應對突發事件、替群眾排憂解難、維護村民權益……村里有什么大事小事,無論關乎集體還是涉及個人,永遠少不了他忙碌的身影。與其說這是老董的工作內容,倒不如說這更像是他日常生活的一部分,總在進行中,沒有完成時。

  瓦海線聯網公路是六板橋村對外交通的一條重要干道,在老董任職期間修造完成。當年,他除了沒日沒夜地做道路規劃,還一次次與村民談話到深夜,做通思想工作共同籌措資金。六板橋段正式開工建設后,為了確保工程進度,他又親自參與道路施工作業,哪怕刮風下雨也從不懈怠。董希侵說,村里目前的總體布局就是老董當初規劃設計的,尤其是村中兩縱兩橫的道路,解決了出行難、經商物流難的問題,為村民提供了極大便利。

  沿著村路往前走,耳旁到處是紡紗機和開花機的隆隆聲,一片繁榮景象。過去六板橋村采用傳統的土紡土織工藝,是老董引入先進的氣流紡技術,帶動村子的產業升級。現在的六板橋村紡織業收入占到村收入的30%左右,平均20戶就有一家庭式氣流紡小企業,還引進一些較大的企業。這些企業帶動了運輸和餐飲業,吸收閑散人員就業。

  老董為村民們辦過的實事數不勝數,他從來不對別人的求助說“不”。“樂于奉獻”、“不求回報”是他留給村民最為深刻的印象。村民董希社因為缺少文化,一直沒給孩子辦理戶口。等孩子到了入學年齡,董希社這下可犯了愁:妻子回了外地娘家,一時間無法提供親子證明,而繁瑣的辦理程序令他一籌莫展。老董得知情況后二話沒說,一連往各部門跑了七八趟,掏路費、辦手續,替他解決了燃眉之急。

  “村子里不管男女老少和他都很談得來,大家都信得過他,有什么事情也都樂意和他商量,愿意聽聽他的意見。”村干部董文閣說,這些天里還是會陸續聽到有些村民習慣性地說要找老董幫忙,他走得太突然,多少人的心里也跟著沒了著落。

  “不合格”的丈夫和父親

  10月14日早上,老董的愛人陳李媛看著老董像平時一樣騎著電動車走出家門,想著要去買點菜,老董今天也許會回家吃飯。下午4點多,丈夫沒等到,等來的是村主任妻子的一通電話,“老董暈倒了。”在醫院里,她求著醫生救救自己的丈夫,“沒給家里留下一句話,孩子都在外地,也沒見到最后一面。”

  老董的猝然離世讓她的心像被一把鈍了的刀子殘忍割開,悲痛從傷口中流出。原本身子就不太好的她病倒了。她說自己睡眠淺,老董半夜三更接電話,或者半夜風風火火跑出去,抑或凌晨三四點躡手躡腳上床睡覺,自己都會被吵醒,睡不安穩,可現在再也聽不到丈夫睡覺打鼾的聲音,她睡得更不安穩了,突然不習慣了。

  “他總是忙,心思都在工作上,沒有這個家。沒退休時老是在村里忙前忙后的,退休了我心想著他終于能閑下來在家里幫幫忙,陪陪我了吧。沒兩年就去派出所了,更忙了。”

  “起初我很生氣,沒少跟他吵過架,我只是希望他能休息一下,不要老不著家。”

  “經常我飯剛煮好,他人已經不見了。”

  “這么些年,我也算看透了,也理解他了,他就是個工作狂。我就是擔心他身體,去派出所工作后他人瘦了很多,我怕他受不了。前段時間他老是說夢話。”

  陳李媛一直擔心丈夫的身體,擔心他吃飯沒點沒頓的,睡眠又不足,熬壞了身體,老董卻總是說自己健康著呢。

  “我爸幾乎把所有的時間和心思都放在工作上,心里就沒有自己。”在和記者聊起父親時,女兒董玉桂淚水止不住地往下掉。她知道老爸血壓有點高,也不按時吃藥。今年3月份,父女倆難得一起吃飯,她勸父親不要一心撲在工作上,要多注意休息,老董總是不放在心上。“今年中秋的時候,我爸難得說他以后要好好吃飯,把身體養好。”那時,董玉桂很開心,她計劃著趁老爸空閑一些就帶他出去走走。可現在再也沒機會了。

Copyright2005 - 2012 Tencent. All Rights Reserved

冠足彩网上怎么买